风都社保小神仙Y

点开看看吧,拜托了
长期在线*日常号*随时刷屏*废话超多
(内容基本就是黑泥和自家oc或沙雕摸鱼)
专注沙雕冷笑话三十年
cp方面,我是混乱邪恶和杂食,间歇all党,水仙爱好者
*亲友的拆逆不算拆逆*
单性转天雷!!!!!
但是双性转和女装,非常社保√
慎fo!!!【取关随意~

沉迷来打
常驻风都风面店
偶尔去cous coussier吃饭
兴趣是抢ankh的冰棒
表示虎太郎代言的牛奶还不错
喜欢Den-Liner上的布丁
老板来一份蛋包饭
今天也要mach般地前进哦!
完全独走
老板,今天的我有点不一样哦~

桐生战兔有些艰难地睁开了双眼,又搓揉了好几遍眼睛才适应了白日的光线。长时间被压着的右手传来一阵酸麻,战兔只能用左手给自己按摩一下来缓解不适。还没彻底 从睡眠中清醒的战兔眼神有点涣散,左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右臂。随着战兔的动作,红色的斗篷滑落到了地上。

“啊,掉了……”战兔好像终于清醒了,弯腰把斗篷捞起卷在手里。“不过我记得我好像没拿这个来盖吧……”昨夜看了一宿魔药书的巫师实在是不记得发生了什么。

“难道,是——万丈?”战兔说出这个猜测后自己都笑了。“那种肌肉笨蛋哪里会那么体贴嘛……应该是美空看到我这么刻苦努力,挑灯夜读,才同情我帮我盖上的。”天才巫师为自己的推理很感满意。

“糟了,差点都忘了今天要去采药来着!”战兔急忙把斗篷套上身,抓起挂在椅背上的背包就跑出了门。

自从万丈来了之后,树屋里的草药就消耗得特别快,特别是变形药配方里很重要的崔吉格草。崔吉格草并不难找,一般在森林的灌木之下都有分布,但要能在变形药里起到左右的崔吉格草,必须是在晴天上午九点至十点的时候采摘而得。

战兔掏出怀表,指针已指向九点四十。“早知道昨天就不应该熬那么晚的,居然直接就睡到了九点……”巫师有些懊恼,脚上也加大了步伐。“对了,今早怎么没听到某个笨蛋吵吵闹闹说要吃早餐来着?”平日里万丈总会一大早叫醒战兔,让战兔给他做早餐。而今天没了这个“闹钟”,战兔居然还有点不适应。

“哦,那家伙好像和我说过今天要出去找香澄……”巫师突然想起来昨晚万丈特地跑来他房间,和他说这件事。不过当时沉迷书籍之中的战兔并没有多在意,叮嘱了几句注意安全、别给村民们添麻烦就把万丈打发走了。

目的地到了,战兔从回忆里抽出身来,专心找起了草药。榉木森林里各种草木横生,战兔半跪着在灌木丛里扒来扒去,装药的袋子也渐渐被填满,变得鼓鼓的。

“这样就够了吧。”巫师把一棵草药塞进了包里,拿袖口擦了擦额上的汗水。但刚准备起身的战兔突然听到了什么,撑起的身体又蹲了下去。

“……好…你…太……”
“这……想…你,……可……下!”

战兔微微侧身,偏头去听那声响。声音貌似是从灌木丛的另一面传来的,战兔轻轻地拨开了枝桠。

“我喜欢你!香澄!”

是万丈龙我。

战兔的心跳瞬间加速,血液直往脑袋里冲。战兔感觉自己晕乎乎的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刚是看到了什么场景。

原来是来找香澄告白的啊,战兔想到昨天这个肌肉笨蛋一脸诚恳的来找他,请求一个外出的机会。

战兔现在应该要走的,悄悄的,不让人发现地离开这对少年少女的独属他们自己的世界。战兔并没有起身,他挑着树枝的手微微发抖,但仍不松开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,是少女答应了少年的告白,然后幸福地接吻吗?还是,其他什么呢……

战兔身体仿佛有搓羽毛,不断搔着他的心尖,让他心痒难耐。

不要答应他。

小小的想法一遍遍涌现在他的脑海。战兔努力去忽视它们,却又只是加强了这个意念。
时间的流逝仿佛变得特别慢,战兔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如擂鼓,一下下敲击着最后的防线。

“我也喜欢龙我哦!”

战兔的世界像是被按下了静音键,之前雷鸣般的心跳声一下子听不到了。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,偶尔传来的鸟鸣,还是万丈因为过于激动而磕磕绊绊的回话,战兔都听不到了。战兔就那么僵在那里。

短暂的寂静之后,战兔慢慢恢复了对世界的感知。随着声音又再次传入耳中,一股巨大的情感伴随着涌进他的心底。他应该祝福万丈的,应该为他感到高兴的,应该……是要高兴的。可是那股异样的感情在他心里横冲直撞,揪得他的心很难受。

战兔觉得自己有点失落,但不仅仅是失落。那份情感让他甚至觉得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万丈、答应帮他制作变形药、答应帮他寻找香澄……

昨晚就不应该答应让他出去的。

战兔又一次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震惊。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抵触万丈与香澄在一起。互相喜欢的两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?

战兔收回了手,悄悄起身离开了。他早该离开了,这里不属于他。

一阵酸楚又直袭了他的心房,战兔吸了吸鼻子,把在眼眶打转的泪又憋了回去。

“我这是怎么了……只是告白而已。”战兔双手拍了拍脸颊,试图让自己振作一点。但刚才的场景一遍遍在战兔脑海里回放,让他感到阵阵钝痛。

如果,是对我告白就好了……

战兔心里燃起的莫名而又强烈的情感——

名为

嫉妒

——的感情。

评论